&rdquo

2017-05-02 00:26

去年民政部颁布的《社会集团登记治理条例(征求看法稿)》中,一大亮点是下降登记门槛,简化登记程序。按理说,这是一项利民便民的好举动。不过,在张瑞平看来,它显然还须要配套的惩戒机制,以便能对那些曝光的山寨社团启动追责程序。不过,要取消它们并非易事。比方,对那些在境外注册的公司,民政部门并无权限关停,更遑论追责。即使查处那些设置在境内的网站,也要多个部门联合执法才干实现。“好比涉嫌经济犯法的,公安、工商等部门就要参与。”张瑞平说。

刘力以为,破解这类与钱有关的骗术,还得回到钱上面做文章。“让协会、学会,或是其余组织,与经济好处脱钩,所有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”在他看来,一些为官方认可的正规社团并不起到好的示范。诸如,没有人脉背景,再有才能也难以成为其会员,而一旦成为其中一员,各种利益就络绎不绝。最显明的一点就是其所谓“身价”会火箭式飙升。以艺术界为例,美协会员的作品价格要比非美协会员的作品价钱高出一大截,这是不成文的显规矩,“实在这是很不畸形的。”

“当下文化工业蓬勃崛起,导致不少人打起了这方面算盘,加之从事文化创作的个体需要抱团取暖,也助长了此等歪风。”在文化产业学者张瑞平看来,它们的一大特征是,都擅长扯虎皮拉大旗,“国际”“中华”“全国”等国字头字样不足为奇,要的就是名头震天响。

“3·15”打假,文化亦不能缺席。未几前,民政部再次曝光一批“山寨社团”名单,在68家“上榜”者中,冠以“文化”“文艺”字眼儿的,多少近盘踞半壁山河,堪称重灾区。事实上,这只是冰山一角。假如算上民政部这两年累计曝光的“黑名单”,总计已逾1200家。更令人忧心的是,缘何如此巨量“李鬼”屡禁不止,甚至愈演愈烈?》》》明知是假翡翠 职业打假人连买12个手镯分12次索赔牟利

与那些正当登记的协会、学会多为公益性非营利机构不同,良多山寨社团其实是以公司的情势在运作。在收取用度吸纳会员后,公司会为其供给相应服务,诸如组织会员参展、参赛,并再次从中牟取收益。据知情人士流露,这些“山寨社团”的理事长、会长头衔,是明码标价对外出卖的,实际掌舵人往往担负的是低一阶的履行会长或秘书长。

所谓“山寨社团”,指的是未在民政部分正式注册的协会、学会、结合会,以及其他名号的社会组织。在民政部最新曝光的第13批名单里就有一大量这样的“李鬼”——“世界名家字画院”“中国国际艺术教导同盟”“国际文化艺术研讨会”。在这份黑名单里,相比于建造、贸易类,与文明、艺术相干的,是当仁不让的“主流”。

在当代水墨圈小著名气的卢剑义每到重印名片的时候就犯怵。“同行挚友都让我多印制些名头在上面,可我仍是感到‘艺术家’三个字足矣。”他切实看不惯当下一些人给本人拼命加封号的做派。他说,如今在展场与人交流名片,不时会遇见身兼多职的各色“神人”,手刺上写满了某某协会、学会的理事、委员头衔,“正面不够用,连反面都挤得满满的。”而那些协会、组织,明眼人一看就能闻出十足的山寨味儿,“难怪有人调侃,咭片能够改称‘明骗’了。”

通过QQ、微信发展“下线”

除了相关部门的协力介入,各家正规社团也在与“李鬼”赛跑,加大了防伪力度。比如,中国美协在官网开发了会员自主更新体系,便于人们查验对方身份真伪。

“海内早年间的协会、学会其实建立了好模范。”刘力说明说,那时的社团更像一批志趣相投者的自发式凑集,成员间彼此认同,互为砥砺,“不像如今,想入会首先得满意各种不相关的前提,挤破脑袋进去后只待‘坐地分钱’。”

换个“马甲”再出来行骗

在行内人看来,它们披着“马甲”干着正规社团才有资历从事的业务,与欺骗无异。不过,由民政部露面进行曝光,显然足以形成威慑。据懂得,遭曝光的不少山寨社团的“官网”要么已经无奈拜访,要么显示“网站正在进级保护”。不过,也有被曝光已达半年以上的社团,依然在其网站不断更新着动态,堪称阅历风雨而不倒。

“关键还在于堵疏联合,一方面加大管理山寨社团,另一方面也要斟酌到企业或个人确有参加社团、取得合法评估的需要。”张瑞平说,一个不容疏忽的因素,是如今相关的正规社团组织过于稀缺,导致“口多食寡”,“只有从需求层面下工夫,能力让众多潜在会员不会明知有假却倾向虎山行。”》》》网剧《热血长安》第四集涉嫌剽窃 自动下架并向原著述者致歉

比拟早些年,如今这一行业痼疾浮现出了新特点。与之前个别通过熟人搭线引荐的做法不同,如今山寨社团多通过QQ、微信等互联网工具发展“下线”。中国美协驻会副主席、秘书长徐里也证明,假冒美协的不法分子大多打着文联或美协的旗帜,借助近些年发展迅猛却又监管绝对较弱的网络媒介诈骗艺术喜好者。这些年,中国美术家协会、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官网平添一项新使命,不断宣布“对于某某冒充会员的申明”。

不外,在艺术市场剖析人士刘力看来,如此做法,仍然是“头疼医脚”。“问题的症结不在于撇清真伪,而是要阻断源源一直繁殖细菌的温床。”在他看来,不排除局部人确实由于对方骗术过于高超而受骗,但更多跻身山寨社团的,可能是出于种种考量后迫不得已上当。“这个进程更像是‘姜太公钓鱼’,一方以炫目标名头为钓饵,另一方只管掏钱‘上钩’。基本没人在意虚实。”

斩断隐形收益是打假关键

“现在更多还只是曝光其名称,而它们的办公地点、重要负责人,以及敛财手腕等要害信息,并没有被表露出来。”艺术从业者黄明坚认为,如斯曝光,后果必定会打折扣,“不消除它们换一个‘马甲’又出来害人。”很显然,若止步于“曝光”,已很难斩断黑手。

漫画/王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