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又许可去上学了

2017-04-05 10:22

  “当时差一步就去医院给他做诊断了。”滕母说,当时假如滕某再不愿去上学、不愿出门,滕母就斟酌去病院找医生给他吃药了,“但一个学期后,他又许可去上学了,而且跟同窗相处得挺好,缓缓地好起来了,紧接着高二高三要高考,就这么稀里糊涂过来了。”

  家人偷偷通过网络和亲戚接洽了一个“心理咨询跟教练师”医治滕某。这位“持有国度二级心理征询师证”的治疗师只见过滕某两次,怕他排挤,要通过滕母来间接影响孩子。他让滕母自己读一些“专业”的书,让她每天念一些正能量的文字。“我每天迟早都念那些祷告文,每天要给孩子写一些想说的话,他告知我这些就能够植入到我的潜意识里,通过‘母子连心’来间接影响孩子。”滕母回想说。

  休学的那个学期里,滕某天天窝在家里,白天晚上都拉着窗帘遮光,把本人卧室里所有的抽屉柜子都拉开。“当时就感到他是心里面压制,又不乐意暴露出来那种感觉。咱们就把他往正面领导。”滕母说。

  第二次自残后,滕某休学一个学期,滕母每天在家陪他。

  休学停止后,滕某家人给他换了一所高中持续读。所有看起来恢复畸形,只是滕某仍然会说“烦逝世了,烦死了”。家人劝导他,“盼望他尽量跟性情豁达的孩子在一起”。